7.0

2022-08-31发布:

六朝系列第一部-六朝清羽记 (1-31集完) 作者:弄玉&龙琁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07131002 于 2014-12-5 11:38 編輯
【第一集】

第一章

  傍晚。

  細蒙蒙的小雨從天而降,在路燈外緣交織成一團濕淋淋的光幕。

  程宗揚默默在街道上走著,心情一片陰霾。

  一只黑貓出現在街角。黃褐色的眼珠望著他,然後慢慢走過街道。黑色的尾巴微微一甩。顯示出雨水的痕迹。

  懷裏抱的紙箱掉在地上,裏頭的紙片像蝴蝶一樣飛出,隨即被雨水打濕,零亂地貼在路面上。

  程宗揚本能地伸出手,想撿起這些曾經凝聚了他心血的文件。

  他愣了一下。然後把手插進口袋,默默走開。

  還有什幺用呢?自己已經失去了這一切。

  一個老人出現在他身邊,混濁的眼睛望著虛空,慢吞吞說:你的世界黯淡無光。

  腳下的街道突然消失,程宗揚彷佛從懸崖跌落,向著沒有盡頭的深淵直墮下去,耳邊回響著那句谶語般的低語。

  你的世界黯淡無光。

  你的世界黯淡無光……

  程宗揚伸出手,像一個無助的溺水者,試圖抓緊一根不存在的稻草。然而只有手中空虛。

  ……

  「宗揚……」一個聲音在喚他。

  「宗揚……」

  那聲音優美而純淨,像溪間的泉水,卻帶著幾分惶急。

  「宗揚!」

  程宗揚驚醒過來,背上又濕又冷,滿是冷汗。他怔了一會兒,才認出眼前這個狹小的房間。

  路燈昏暗的光影透過窗簾,落在那雙白皙的手臂上。程宗揚扭過臉,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葉紫玫擁住他,心有余悸地說:「你一直在發抖,出了好多汗。嚇死我了……宗揚,你又做夢了?」

  程宗揚沒有作聲,只是擁緊了自己的女友。

  同樣的夢境從他接到那份通知時就開始了。

  叁年前,程度宗揚從英文系畢業,進入這家策劃公司。在工作中,他幾乎投了自己所有的精力,憑著這樣的努力付出,程宗揚很快成爲公司骨幹。但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在他即將踏上成功之路時,卻接到了一份裁員通知。

  「我們很欣賞你的能力,但是很可惜,公司目前遇到了困境,不得不……」主管不無惋惜地對他說。

  程宗揚很清楚他想說什幺。優秀並不是被裁的藉口,問題是他不該表現得太優秀,以至于在金融風暴來臨前,獲得了一份符合他能力的高薪。

  這是一個可笑的悖論,自己努力工作,希望顯示自己的價值,結果剛剛拿到一份還過得去的薪水,就成爲公司第一批裁員的目標。相反,如果懶惰一點,拿一份比現在低一半的薪水,卻可能安全無事。

  「謝謝。」程宗揚平靜地接受了通知,整理好個人物品,領取了一份不少也不多的遣散費,隨即離開了公司,成爲失業大軍中的一員。

  但在程宗揚內心,遠沒有他表現得那樣平靜。作爲一個剛剛工作叁年的年輕人,程宗揚並沒有太多積蓄。在失業前不久,他拿出所有積蓄作爲頭期款,預訂了一套一年後交付的預售屋。

  直到程宗揚投遞出大量簡曆卻毫無回音的時候,他才知道這次失業多幺不合時宜。幾乎所有的公司都在裁員,幾乎所有公司都在裁掉那些剛加入公司不超過五年,還沒有來得及積累人脈,卻獲得高薪的人員。了解到這些狀況後,程宗揚的壓力陡然增大。

  那套預售屋每個月的還貸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壓力,他還要支付目前住房的租金,進行必要的消費。而他的收入爲零。更可怕的是,誰都不知道這種局面將持續多久。

  「睡不著嗎?」

  一只柔軟的手掌放在他胸口,在那裏溫柔地按摩著。接著女友白淨的臉龐移來,輕輕貼在他胸口,感受著他的心跳。

  葉紫玫是他相戀四年的女友,現在在一家航空公司作空中小姐。本來他們計劃要在一年內結婚,所以才購置了房子,可現在,一切都要推遲了。

  那只手掌慢慢向下移去,在他小腹輕柔地摩挲。程宗揚舒了口氣,心裏的郁結慢慢化開。他摟住自己的女友,在她唇瓣一吻,然後舔了舔她的唇角。

  葉紫玫推了他一把,然後乖乖鑽進被子。接著,一張柔軟的小嘴含住他的龜頭,溫柔地舔舐起來。

  舔舐唇角的小動作是他們兩個之間的秘密,表示他想讓紫玫爲自己8888。以往程宗揚總要呵哄半天,葉紫玫才肯親吻他的陽具。但自從他失業後,葉紫玫就從來沒有拒絕過。

  一股酥爽的快感從下體升起,程宗揚兩手枕在腦後,感受著女友溫暖而柔潤的口腔。像每一個剛工作不久的年輕人一樣,程宗揚非常自負。而這次失業對他的打擊也比想像中要大了許多。突然之間失去工作,不僅打亂了程宗揚的生活節奏,更使得他心裏充滿了挫敗感。

  生活突然間變得面目全非,爲獲得一份工作,他每天投遞出無數份求職信,而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拒絕。在這樣黯淡的日子,唯一能帶給他安慰的,只有身邊的美麗女友。

  心裏郁結的壓力漸漸散開。程宗揚打開床頭的台燈,房間裏亮了起來。他心愛的女友正乖乖伏在他腿間,細致地吞吐著他的陽具。燈光下,她潔白的身體散發著柔和的膚光,像白玉一樣瑩潤。

  在大學時候,葉紫玫就是有名的校花,不僅長相甜美,氣質出衆,而且擁有令人羨慕的身材。相比之下,程宗揚就平凡了許多,家世也遠遠不及葉家。然而兩個人卻走到了一起,彼此相愛。

  程宗揚抱起女友,從後面進入她體內。葉紫玫側過臉,絲一般的長發垂在頸側,微微挺起腰,溫柔地容納下他的陽具。

  程宗揚緊緊摟著葉紫玫,彷佛一松手,她就會消失不見。這一刻,女友柔軟的身體帶給他無比安慰。程宗揚把所有的壓抑和不快都抛在腦後,瘋狂地與女友做著愛,直到把自己多余的精力全部發洩出去。

  「累了嗎?」兩個人擁在一起,葉紫玫輕聲問。

  程宗揚露出一個笑容,輕輕碰了碰她的鼻尖,「和你在一起怎幺會累呢?」

  葉紫玫白了他一眼,然後說:「那個面試……」

  程宗揚手指僵了一下。

  失去工作這一個月,程宗揚投遞出無數求職信,卻沒有得到任何回音。葉紫玫卻通過父親的關系,在上海謀得一個面試機會。

  如果是以前,程宗揚根本不會理睬這樣的面試。他很清楚,那個職位並不適合自己。一成不變的朝九晚五,忙碌而無聊的工作,一天接一天地熬資曆,等待晉升的機會,自己想要的東西並非如此,但現在已經沒有選擇。

  「我會去的。」程宗揚說。

  葉紫玫看了下時間,匆忙起身,在浴室裏洗過身體,然後包著浴巾出來。看到她傲人的身材,程宗揚忍不住抱住她,在她豐挺的乳房峰輕輕咬了一口。

  「別鬧了,我要趕早班的飛機。」

  葉紫玫換上內衣,套上透明的連褲絲襪,穿上天藍色的空姐制服,結好領巾,然後俯下身,在他耳邊說:「我今天飛上海,會在那邊休息兩天。」葉紫玫眼睛濕淋淋的,散發出迷人的羞色,小聲說:「上次買的那套內衣,我還沒有穿過,到時候你帶來,我穿上和你搞。」

  程宗揚心裏一熱。

  葉紫玫在他唇上一吻,「我走了,你再睡一會兒。」

  隨著她的離開,房間重新陷入黑暗。

  程宗揚並不擔心工作。葉紫玫的父親葉行南,是一家制藥公司的老總,人面極廣,有他出面,獲得這份工作並不困難。只是得到這份工作,就意味著他將成爲一個小職員,慢慢地熬資曆,像蟻巢中的工蟻一樣,依照既定的軌道一成不變地走下去。

  這樣子作……真的可以嗎?自己實在覺得很迷惘。

  未出社會前,自己也曾雄心萬丈,預備先存幾年錢後,辭職自行創業,十幾二十年後,說不定就能建立自己的企業王國。那時候的豪情壯志,這幺快就要在現實之前低頭了嗎?自己還曾在酒後發過豪語,哪怕不擇手段,也要出人頭地,成就事業,如今……不擇手段的決心,甚至連月底房貸的壓力都承受不起……

  程宗揚苦笑起來,覺得年少輕狂這四個字,真是很諷刺,盡管……自己橫看豎看都還不算老。

  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宗揚!我們約好打球的,你小子不會忘了吧?小心我穿越了,你再想找我打球,就找不到了。」

  是段強,程宗揚從小的死黨,一個富家公子哥,重度的小說動漫迷,對穿越類作品極度狂熱。

  從程宗揚認識他開始,段強就每天夢想著要穿越到另一個時空,開始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還是九歲的時候,段強告訴他,「你知道嗎?每年全世界至少有四萬人沒有任何原因的失蹤,就好比兩個人正在說話,突然之間其中一個就憑空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一點痕迹。你知道他們去哪裏了嗎?」

  程宗揚搖搖頭。

  「他們是穿越了!到了另外一個時空!」段強得意地說:「我在書上看到過,在我們這個世界之外,還有許多平行世界,當其中一個世界與我們這個世界發生聯系時,就會産生穿越現象。」

  「是嗎?」

  「你聽說過沒有?有個人在路上走著,突然被一道紫色的閃電劈中,等他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古代!」

  從那以後,每到下雨的時候,段強都堅持不打傘。

  「還有一個人,乘電梯的時候,一打開電梯門,發現自己來到另外一個世界。然後他遇到一個老人,才知道自己到了魔法世界。」

  那天段強坐了一整天電梯,堅持在每一層都要打開看看,看是不是穿越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害得那家公司所有人都陪著他一層一層上下。假如他父親不是公司的董事,保安早就把這個搗亂的孩子請出去了。

  幸好段強只玩了一天,因爲他第二天發現,學校也有一個穿越點。

  「你發現沒有?隔壁班的小胖不見了!」段強神秘兮兮地告訴他,「我最後一次見到他,他正在爬學校的窗戶。然後他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他肯定是穿越了!」

  于是段強每天都要爬那個窗戶。作爲他的死黨,程宗揚也只好每天陪著他爬。直到他們聽說小胖原來是轉校才放棄。

  挂斷電話,程宗揚忽然發現,自己挺懷念這個老友的。也好,就打場球散散心吧。

  ……

  趕到籃球館,段強已經開始熱身了。

  「宗揚,看我的叁分!」

  段強跳起來一投,竟然是一個漂亮的空心入網。

  「怎幺樣!」

  「再投一個,如果還能中,我就請你吃飯!」

  「投就投!」

  段強拿起球,又是一記叁分。結果力量不足,球還沒碰到籃筐就掉了下去。

  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還是蒙的啊。」

  「你蒙個讓我看看。」

  程宗揚換了球鞋,跳起來活動了一下手腳。然後拿起球,在叁分線外一記遠投,球碰在籃筐上,高高彈起。

  「找到工作沒有?」段強和他無話不談,知道他現在失業。

  「沒有。到處都在裁員。」

  「失業有什幺大不了的。」段強不在乎地說:「我到現在也沒有工作,不也過得好好的。」

  程宗揚一個叁步上籃,投中兩分,然後說:「大老板的少爺,你何時需要工作?等你有吃飯壓力的時候再跟我說吧。」

  段強聳了聳肩。他老爸的企業遲早要交給他,但看老爸的樣子,至少還能幹二十年,段強也就安心作個二世祖,對工作毫無興趣。

  「我新交了個女朋友,晚上一起吃飯吧。」

  「不行。我下午的飛機。」

  「飛機?去哪兒?」

  「上海。有一個面試機會,我要去一趟。」

  「不是吧?」段強怪叫了起來,「你走了我怎幺辦呢?」

  程宗揚啼笑皆非。段強是他最要好的朋友,如果面試順利的話,以後兩人見面的機會就少了。

  「什幺工作要跑那幺遠?」段強不滿地說。

  「大概是文字翻譯的校對吧。」

  「這種工作你也幹啊?一點意思都沒有,你大學時候念的書呢?都用不上嗎?」

  「我大學念的是英文,這已經算不上什幺專業,畢業論文交的是古戰史研究,那是個人興趣,也用不在職場上啊!」

  其實。程宗揚心裏早有動搖,難道真要一輩子當個小職員嗎?職位大小不是那幺重要,但……這幺早就確定平平凡凡過一輩子?把曾經有過的創業夢想與野心都放棄,向現實屈服,自己真的甘心嗎?

  段強洩忿似的把球砸向籃板,然後說:「不打了!休息一會兒。」

  段強把一瓶水遞給他,忽然說:「還記得嗎?你小時候說,以後要當得分王。還騙我說,到時候封我當籃板王,把我也騙來跟你一起打球。」

  程宗揚笑了起來。小時候他最喜歡打籃球,連哄帶騙地把段強拉來一起打。

  但他的身高長到一米七八就沒有再長,這個夢想也就破滅了。

  那時候他還想過長大了要當科學家,因爲老師說,最值得欽佩的是科學家。

  後來他想當太空人,因爲在太空漫步的感覺實在太吸引人了。再往後他還想過要當曆史學家、文學家、畫家……就像任何一個普通的孩子那樣,有過無數的夢想與憧憬。

  不過段強的夢想就很純粹了。他從小的夢想就是要穿越,看看另外一個世界是什幺樣子的。爲此他甚至參加過一期野外生存的訓練營,但只待了叁天就回來了。他說:「野外生存太無聊了。如果我穿越了,只要帶一挺機槍就能攻克一座城市!」

  程宗揚笑了起來,「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還在想穿越?」

  「那當然!這個世界生活太沒意思了。」段強眼睛突然一亮,「宗揚!我跟你一起去上海!」

  「你去哪兒幹什幺?」

  「那裏是北緯叁十度線!金字塔、空中花園、百慕大叁角……全世界最神秘的事情都發生在那一帶,而且我計算過,乘飛機穿越的機率比一般情況下高出一倍,」段強興奮地說:「說不定我會在揚子江上穿越呢。」

  看著好友殷切的眼神,程宗揚啞然失笑,「好吧,我們一起去。到時候我們一起穿越!」

  段強拿起籃球,大聲說:「看我的穿越之球!」

  「噗」的一聲,籃球穿網而過。段強舉起手,做了個勝利的手勢,「穿越成功!」

  離開籃球館,程宗揚才注意到外面停著一輛嶄新的保時捷卡雷拉。那是段強新買的跑車,黃色的流線型車身甯靜中充滿無窮動力,程宗揚不曉得要工作多少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這樣的跑車,但對段強而言,這不過是今年換的新車。

  程宗揚坐到車上,歎了口氣說:「開著這樣的車,還整天想穿越。」

  「哈哈,理想的生活總是在別處!」段強說:「我恨不得穿越回去當個孤兒,也不用整天閑得無聊。走了!」

  「餵,你的機票還沒訂呢。」

  「開玩笑,我的機票還用自己去訂!」

  叁個小時之後,程宗揚與段強已經乘上飛往上海的航班。除了行李,段強還帶了一個巨大的旅行袋,裏面放著帳篷、睡袋、防蟲劑、藥品、太陽能充電器、隨身工具,甚至還有書籍和潛水衣。

  程宗揚覺得很可笑,「怎幺帶這幺多東西?」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都是穿越時的必備物品。帳篷、睡袋用來野營,防蟲劑、藥品是防護的,充電器用來給照明設備蓄能。還有這些書,都是講各種産品的基礎制作方法。」

  段強隨手翻開一頁,「水泥:將石灰和粘土按叁比一的比例混合,加水至百分之四十,入窯燒乾,磨碎即可。簡單吧。白癡都能學會。」段強拍了拍旅行袋,「有它在手,穿越到哪兒我都不怕!」

  「爲什幺你還帶潛水衣呢?」

  段強說:「萬一穿越到水裏呢?」

  程宗揚笑著說:「你可真是個穿越迷。」

  段強一邊把旅行袋塞進頭頂的行李箱,一邊說:「難道你就不想穿越嗎?」

  程宗揚想了一會兒,「不。我不想穿越。」如果穿越了,誰來償還房屋貸款呢?

  段強坐下來,唉聲歎氣地說:「難道你連一點夢想都沒有,一輩子做個小職員就滿足了嗎?」

  滿足嗎?那種一成不變,平凡到乏味的生活……程宗揚下意識地握緊拳頭,然後岔開話題,「帶這幺多東西,你不嫌累啊。來,玩個機智問答,如果給你一個穿越的機會,只限你帶叁樣東西,你會帶什幺?」

  段強精神一振,「簡單的我就帶叁樣東西:一本《軍工制造》,從煉鋼到彈藥我全都要造:一份曆史年表,有了它,我就是半個神仙:再加一挺重機槍——有這叁件寶貝在身,我是神擋殺神,佛擋滅佛!」

  程宗揚笑了起來,「你以爲帶一本《軍工制造》就能造出鋼鐵、彈藥?沒有工業基礎,你連一顆子彈都造不出來。機槍更沒用,子彈打完還不如燒火棍呢。再說曆史年表——你如果穿越能改變曆史,曆史年表還有個屁用。如果不能改變曆史,你還穿越幹嘛?再說,萬一穿越到與我們曆史無關的異世界,你帶曆史課本去那邊教神話嗎?」

  段強抓了抓腦袋,「那你穿越到過去要帶什幺?只限叁件。」

  程宗揚想了想,「第一件,我要帶一套大百科全書。因爲財富可能貶值,而知識不會。然後我要帶一把瑞士軍刀,功能越多越好。第叁件,我會帶一袋玻璃珠。」

  「玻璃珠?」

  「如果穿越到古代,沒有比玻璃珠更方便更容易換錢的了。說不定拿一顆玻璃珠,我就能換一座莊園。」

  「哈哈,如果你穿越到西方,玻璃珠就不值錢,還不如帶一根金條。」

  「那幹脆讓你穿越到恐龍時代,拿金條也沒用。」

  兩人在開著玩笑,忽然機身微微一抖,像是遇到氣流。接著擴音器裏傳來機長的聲音,「前方有雷暴區域正在形成。各位乘客請系好安全帶。不要離開自己的座位。」

  透過機窗,能看到外面黑色的雲層正瘋狂地湧動著,雲中不時閃過耀眼的電光,飛機受到亂流影響,所有燈光忽然熄滅,陷入一片黑暗,旅客們失聲驚叫,空中小姐忙著安撫,場面一片混亂。

  段強把臉貼在窗上,望著翻滾的雲層,小聲說:「使命創造命運啊……」他扭過頭,「宗揚!你知道嗎?也有日本學生在飛機上搞穿越的,那是一道雷電打中飛機,然後那個學生就穿越去叁國了!」

  程宗揚沒好氣地說:「雷電打中飛機,唯一會發生的事情就是墜機,去死國有路,叁國你就別想了。」

  正說著,一道強烈的紫色雷電閃過,彷佛一條飛旋的紫蛇透過機窗,朝程宗揚黑色的眼眸射來,程宗揚急忙扭頭,正看到段強驚訝的目光,接著那道電光像細針一樣刺在他右側的太陽穴上,發出「嘶」的一聲輕響。

  飛機終于避開那片雷雨雲,安全駛入既定航道,電力回複,所有燈光重新亮了起來,所有的乘客都松了口氣。

  「咦?這邊的兩個年輕人呢?」

  有人忽然發現,靠窗的兩個座位空蕩蕩的,上面那兩個年輕人就像憑空消失一般,沒有留下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