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A无码男人的天堂来自地狱的审判:袁崇焕

精彩内容:



地獄裏的鬼魂又開始大喊亂叫了,怨氣沖天,鬧得地獄雞犬不甯。十殿羅王憂心忡忡,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對策,這事要是讓東嶽大帝、五方鬼帝知道了還了得,肯定又被他們說辦事不力了。

距離上一次他們脾氣大爆發已是孫悟空大發神威的時候。時間這東西真怪,容易使人健忘,使人忘了太平日子是過得多麽的舒適。

閻羅王眼見及此,只好用暴力鎮壓他們,不許他們再亂喊亂叫,于是叫來了首席判官崔府君、锺馗、黑白無常、牛頭馬面、孟婆神等人來施加各類法術——有的勒索脖子,有的鞭打靈魂、還有的猛灌孟婆湯,使其失去記憶。

地獄裏的怨氣喊叫不減反增,事情變得適得其反,鬼魂的怨氣更濃,叫喊聲更大,直接震驚了天庭。

玉皇大帝忙派人下來地獄詢問怎麽回事,事後禀告玉帝,玉帝向閻羅王提議去找地藏王菩薩。

閻王爺聽從玉皇大帝的旨意找來了地藏菩薩,此君掌管所有陰間的鬼魂,令世人不再行惡,不再墮入陰間地獄受苦。他曾經告誡所有的鬼魂,在世前雖曾犯過錯,如果真誠忏悔、改過,則所做罪業,可以從寬抵罪,免于受諸苦刑。

十殿閻羅王憂心如焚的齊齊來到了地藏菩薩住處,面對他們的盛情邀請,地藏王菩薩知道推卻不了,只好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最後閻羅王們與地藏王菩薩一起來到地獄森羅殿前,他面對著衆多鬼魂的怨氣沖天口中念念有詞。鬼魂們在大殿上不再喧嘩哭訴,靜靜地傾聽,然後魂魄飛回原先的地方。

事態總算是平息下來,爲了答謝地藏王菩薩的幫助,十殿羅王開始安排筵宴,請東嶽大帝、五方鬼帝赴飲,殺牛宰馬,祭天享地,邀請地藏王菩薩爲座上賓。首席判官們分列兩排座位。

一旁的衆多鬼差歡呼雀躍,閻羅王又拜托西域城隍叫他多擄掠了幾名西域女子前來跳舞歡歌助慶。

閻羅王酒飲叁巡,望著在座各位氣氛調得差不多時,率先起座向大家敬杯,手執觥籌道:“本王今日慶幸請得地藏王菩薩前來安撫鬼魂,降伏他們,爲了答謝地藏王菩薩的大恩大德,本王特意從西域懇請城隍帶了幾個西域女子,聽說她們都善舞蹈,與各位冥王菩薩一起欣賞吧。小弟先飲爲敬!”

閻羅王使了一下眼色,旁人領會,很快葦帳後面那些樂姬奏起樂來,節奏怪異撩人,含妖弄豔,竟是從未聽過,惹得人心髒通通亂跳。

果時地藏王菩薩正在陶醉,眯著眼睛,忽見從一處羅幔之後妖娆地舞出十來個美豔的女子來,想必著這就是閻羅王說的西域女子了。

那些西域美女衣著與仙界女子大不相同,一身藍色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淡藍色的翠水薄煙紗。上衣無袖,肚間無遮,裙子也極短,裸手露腿的,還擰著那露著臍眼的迷人小肚皮,皮膚又白雪雪的,晃得人眼暈;更惹人的是在那五光十色的燈籠豔火下的奇異舞姿,甩首撩足、扭腰擰股間散發出種種熱辣、青春、健康和妖豔的風情,與仙界的舞蹈迥然不同,真把個地藏王菩薩給看癡了。

時而惹諸位東嶽大帝、五方鬼帝喉結聳動,時而撩地藏王菩薩心跳急速,閻羅王只笑吟吟地瞧著,地藏王菩薩卻是口幹舌燥目瞪口呆了。

一舞已畢,西域女子各自來到諸位冥王,五方鬼帝身旁,閻羅王便叫那名坐在地藏王菩薩身旁的西域女子爲其斟酒。

西域女子跪在地藏王菩薩邊,一邊斟酒一邊勸酒,又有一絲絲甜膩膩的香氣鑽到地藏王菩薩鼻子裏,真使地藏王菩薩差點忘了自己姓甚名誰。

閻羅王看在眼裏,便有意笑道:“今日多得地藏王菩薩相助,如不嫌棄,本王有意將送此女子予菩薩。”

這話嚇得地藏王菩薩忙擺手道:“不可不可。本菩薩早已于墮入空門已久,出家人豈可再惹塵世間美色,正所謂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閻羅王的美意。菩薩心領了。”

話雖如此,閻羅王依舊笑意盈盈,但見那名女子再次斟了酒,獻到地藏王菩薩嘴邊,嘴角含笑道:“菩薩請。”聲音妖娆動人,竟能鑽人心魄,慌得地藏王菩薩忙接住,一口氣喝得一幹二淨了。

與此同時,袁崇煥被崇祯皇帝下令押去北京西市斬首,他身穿白色囚衣,腳帶兩個厚重的鏈條,脖子上更是有木闆枷鎖著。京城的老百姓爭相出來圍觀,口中大罵袁督師通敵叛國,沒有一人爲他伸冤,袁崇煥心裏感到一陣悲涼。

地府裏的筵席繼續進行著,待到大家俱吃得酩酊大醉,各自攬著一位西域女子遽擁之,遂與狎好。漸入猥亵,蘭麝熏心。未幾,閻羅王目送東嶽大帝、五方鬼帝出去,後又命判官們賞勞大小頭目。

當是時。袁崇煥的冤魂被牛頭馬面押于地府,他頭發蓬亂松散,一路踉踉跄跄地走著,直帶到一座城邊。兩名鬼差忽然止步,肅然起敬,袁崇煥忽擡頭觀看,那城上有一鐵牌,牌上有叁個大字,乃“幽冥界”。他不由得輕輕歎了一聲。

直到袁崇煥進入森羅殿見到閻羅王的那一刻,不由得目瞪口呆,以爲鬼差押錯了地方,只見眼前宮殿華美絕倫,彼時正安排筵宴臨于尾聲,地藏菩薩正與一名女子擁抱一起,雙手在佳人胸前撫摸,揉搓。漸入佳境,西域女子櫻唇欲滴,嘤嘤呻吟。

地藏王菩薩色眼閃爍不停,一下子便扯開女子的服飾,露出黝黑光亮的胸襟,肚子裏裹著一塊秀著地方色彩的肚兜。他眼波將流地看著女子,喉結上下晃動。

異域風情的女子,嬌媚一笑,在地藏王菩薩看來,是散發異常強勁的性挑逗。他不由得俯下身子,臉龐湊近女子的衣襟懷內,雙手從肚兜處伸入,一手顫抖著撫摸嬌嫩的乳房,它是那麽的柔軟,那麽的堅挺。地藏王菩薩恨不能將自己的整個身子貼在女子胸前。

與而在那時,女子的身子有些僵硬,原來她正對著森羅殿的大門,她看到一個頭發淩亂的白衣男子正被兩個鬼差押著往這裏來。

很快,地藏王菩薩就反應過來,不免有些生氣,有些怪責閻羅王的手下不懂事,饒是如此,地藏王菩薩還是喜怒不形于色。他耳目過人,一瞥眼看見正是此日令冤鬼怒氣沖天的罪魁禍首,不由然眼色一凜,整理衣裳,雙手合掌,臉不紅氣不喘悠然喃喃自語: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而身坐高位的閻羅王身邊有兩名女子俱養眼,右邊的美女袒胸露乳,右邊的侍女在一旁伏于其下身口交。閻羅王頓時呼吸急促,不由得用手去捏其中一個女子的乳房,痛得那女子蹙眉不敢說話,臉上依然谄媚擡頭笑?

袁崇煥自然驚嚇得目瞪口呆,以爲自己來錯了地方,地獄竟然是人間的煙花之地,不由得嚇出一口寒氣。進來時差點被門檻上拌倒,這點小動作自然驚動了閻羅王,只見他臉色凜然。

閻羅王問,袁崇煥你可知罪?

吾何罪之有?袁崇煥反問。

大膽,到了陰曹地府,豈有得你放肆,人來,杖打袁崇煥一百大闆。

袁崇煥被按在地下,兩手兩腳被獄卒用木闆夾住不能動彈。苦苦忍受了百大闆,毫不喊哭。

吾王再予你一次機會,你可知罪!

袁某不知犯了何罪?

大膽,你擅闖森羅殿,不知本王正準備與人交歡,此等人生快樂事,怎能由你敗壞。如此行爲,又豈是孔夫子學生行徑。孔語有雲: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如今你犯了前面兩條。

袁崇煥凜然哼了一聲。

哼,你還敢嘴硬,你看下自己死後的慘狀再說吧。閻羅王說罷,手指一揮。端時在袁崇煥眼前出現一個羅盤似的圓圈,裏面不斷呈現出一些圖像。

那些圖像正是袁崇煥自己在午門斬首的一刻,圍觀的老百姓起哄不已,恨不能親自上場來斬首自己。

劊子手手起刀落,快如閃電,袁崇煥沒來得及閉眼便被斬落于地,這是他最後一眼望向人間,看著自己曾灑熱血的眷戀之地。

緊接著袁崇煥從時光鏡裏看到自己的屍體被劊子手一塊一塊地割掉,京城老百姓爭相購買生食。
A无码男人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