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一王三后 (林敏俐,杨思琦,郭羡妮)

精彩内容:

一王叁後 (林敏俐,楊思琦,郭羨妮
「我想也想不到妳是個國際刑警。」
「我也想不到妳會是香港小姐冠軍。」早乙女靜子微笑說著,她接受屋中主人的好意,再喝了一杯上等的鐵觀音茶;探訪這位親切友好的筆友是靜子香港之行中一個小小的私人約會,不過她真的估不到,做了通了叁年書信的筆友,竟會是2002年香港小姐冠軍林敏俐。

林敏俐也喜出望外,因爲她新居入夥後也未朋友來探訪她,因此她特別好招待靜子,大家由相方的職業、家庭,以至自己的私穩,也成爲了話題,這對像是一見如故的朋友長達五個小時的談話,最後因爲林敏俐家的大門鍾響起而中斷了。

林敏俐一打開門,就見到兩位比她早幾年的香港小姐冠軍站在門外,林敏俐高興地拍起手來:「郭羨妮姐姐、思琦,妳們怎會來的?」

1999年的港姐冠軍郭羨妮笑說:「我們知道妳搬了新屋,所以來賀一賀妳。」郭羨妮說罷,另一位訪客、2001年冠軍楊思琦就把禮物遞上,並補充說:「順便我們可以介紹一位製片公司的經理給妳認識……咦,敏俐,妳有客人在?」

靜子已經站起身向門外的客人鞠躬,兩位香港小姐亦回禮,靜子說:「敏俐,我也打攪了妳很久,時候不早了,我也應該要走。」林敏俐也有點依依不捨,不過一來靜子不想阻礙新來的客人,二來郭羨妮她們的來訪確實給予林敏俐不少驚喜,所以林敏俐最後還是送靜子出門。

靜子在訪客們的身邊行過,她看見在郭羨妮和楊思琦後面的製片經理,覺得很熟口面,但實在想不出是誰,他與靜子點點頭後,就進入屋內,林敏俐就關上門了,一時間,靜子有一種感恐懼,但她說不出是什幺樣的恐懼,她更不知道,她離開林敏俐的身邊,正正製造了接下來無法挽救的危險給她這位筆友。

……

爲了扮成一名影片商人,我事前做了很多準備功夫,例如學習電影製作人說話的口吻,以及專業的電影術語,不過這些都不太難,最難的還是要找來楊思琦和郭羨妮來協助我;找楊思琦時還好一點,雖然她初時認得我是曾經強姦過她的人而不肯幫我,但來了一晚床上大戰,她就不能再拒絕我了。

至于郭羨妮,她就口硬得多了,甚至我威脅要把她和我以前發生的事說出去,她也不肯答應我,最後我得再把她強姦一次,甚至迫她服下定時性慾暴升的催情藥;郭羨妮就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叁時叁刻都要忍受欲求不得的辛苦,一是答應我的要求,郭羨妮當然選擇了後者。

做了這幺多的功夫,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這間屋的主人、2002年度香港小姐冠軍林敏俐小姐!

楊思琦始終較爲膽小,她坐在沙發上也不太自然,反是一心求解藥的郭羨妮就已經豁出去,淡定地依著我的劇稿演戲:「這位黃先生是一間新電影公司的經理,他們有意開拍一部較爲中式古典的戲,想找幾位有古典美的女角;他們已經找了我和思琦商量,現在看看敏俐妳有沒有興趣?」

「我有興趣……」林敏俐禮貌地說:「不過不是由我們經理人談的嗎?」

「林小姐。」我首次開腔:「我們公司因爲較新,所以和出面的經理人不太有聯繫,如果透過一層人事關係我們才能洽談,我們很容易會損失一個合作機會,所以我才唐突上來拜訪。」

「不會唐突,但……」

郭羨妮插嘴說:「機會難得啊,妳也答應吧。」

林敏俐想了一會,才點頭稱是:「這個也好吧,我答應你;那幺我們何時試鏡。」

「不如敏俐妳穿套旗袍來讓黃先生看看可不可以吧。」楊思琦這時說,郭羨妮乘著機會說:「呀,這個提議也不錯,我們剛巧也有帶自己的旗袍來,就一同讓黃先生觀賞,看看我們哪一個可以做女主角。」林敏俐也猶疑了一陣,不過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加上郭羨妮和楊思琦,林敏俐她相信應該沒有問題,便一口答應了。

叁位美女各自找尋換衣服的地點,我才鬆一口氣,但我還是不可輕易把我的目的暴露出來,可是當叁位美眉穿著她們參選時的旗袍走出來,我已經血脈沸騰;旗袍可說是衣服中的偉大傑作,盡顯女性的美態,即使我吩咐了楊思琦她們不要載胸圍,楊思琦嬌小的身型也顯得婀娜多姿,更何況是叁人中身材最出衆的林敏俐!

「呵呵,叁位果然都是天姿國色,女主角我想就暫定是林敏俐小姐,不過演技還是要測試一下。」林敏俐可能還未聽得出我語氣的轉變,不過在她左手邊的楊思琦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個暗號,即用右手攬著林敏俐的腰,左手從旗袍的開叉位侵入她的陰部。

這舉動大大嚇破了林敏俐的膽,她用手想推開楊思琦,可是楊思琦的手指已經繞過林敏俐她的內褲,不斷摩擦林敏俐的陰唇,一下下像靜電般的刺激就沖擊著她神經,而且感覺越來越勁,林敏俐幾乎站也站不穩,更不能用力;林敏俐她捉住楊思琦的手,也停不了楊思琦的手淫,林敏俐惟有求助于我們:「啊……我……思琦,停手啊,我……你們快拉開思琦……我……啊啊……」

但林敏俐她看到我和郭羨妮都沒有反應時,她已經心知不妙,我命令楊思琦:「思琦,不要停!現在是試鏡中最總要的一環!」

「不要說笑了……我們……啊……到底你是拍什幺……什幺戲?」

「『香港AV小姐』!」我的回答令林敏俐進一步陷入恐慌之中,林敏俐嚇得流出眼淚,但她感到下體傳來的興奮非比尋常,楊思琦的手指都只是在陰唇上抹,並未有深入,怎幺享受的意欲竟已經在一瞬間大幅度掩蓋抗拒的意志,而且體溫也急速上升?林敏俐心想:平時自慰也沒有這種難以抗拒的興奮吧!

看到林敏俐面紅紅的,我就爲她解開謎底:「思琦指頭上的盡是催情藥,只是一點點,也沒有女性可以逃離慾火焚身的詛咒;這藥是用來方便妳入戲的。」林敏俐已經連推開楊思琦的意思也沒有了,身倚著牆抽緊身體喘氣。

面紅紅的不只林敏俐一個,我身邊的郭羨妮的臉也紅得火熱,本身已經到了春藥發作的時間,加上林敏俐淫起來的模樣,郭羨妮雙手伸入旗袍內,掩著下體,強行壓制快要爆發出來的淫水,不過這樣做連一分鍾也拖不了,手指都忍不了在陰唇位置輕輕拖行,郭羨妮只得向我說:「我……我已經做了你的要求……你……你可以給得解藥吧!」

我冷冷地一邊著郭羨妮的春心動的面子,一邊說:「妳要解藥?好,給妳,就在林敏俐身上。」我指一指正享受被楊思琦狎玩的林敏俐,郭羨妮呆了一呆,明白我沒有給她解藥的意思,郭羨妮急得要死,但身體內的慾火越燒越旺,最終郭羨妮撲向林敏俐,雙手抓著林敏俐她的雙乳發洩。

「啊啊啊呀 ~~~ 羨妮姐……啊啊啊……」

下體的電擊已經令林敏俐好受,上身又受到搾摸,林敏俐本能地「啊啊」地叫,本來乳房與郭羨妮雙爪還有衣服隔著,情況還好一點,但急求解脫的郭羨妮也無閑理會林敏俐的狀態,一手就把她的旗袍上半段敞開,一時用力過度連她的胸前的胸圍扣也甩脫了,郭羨妮的紅唇就含著了林敏俐紅色的乳頭。

乳峰立即怒漲起來,林敏俐跌坐在地上,但郭羨妮沒有放過她,櫻唇緊貼著她的乳頭,甚至雙手都直接摸上林敏俐她35吋的豐胸,而且郭羨妮不是隨便含著林敏俐的乳頭、摸摸她的奶子便算,她也已經失去理性,用舌頭瘋狂舔動含在口中林敏俐的車厘子,手一下又下用扭下去,但林敏俐完全不覺得痛,有的只是快感。

纏著林敏俐的不只是郭羨妮,還有楊思琦,她也蹲在地上鑽進林敏俐旗袍內,望見林敏俐的內褲濕淋了的地方,她就立即用櫻桃小嘴吻上去,刺激得林敏俐隔著旗袍也按著楊思琦的頭;楊思琦聞到林敏俐陰部發出密汁的芳香,貪玩地把她的綁帶式內褲解開,舌尖輕輕挑逗林敏俐她的陰核。

「啊!不……啊啊啊!我……啊啊啊呀……」「嗯嗯嗯 ~~」

林敏俐的陰核被楊思琦挑上挑落,像是電掣一樣按上按下,令電流間段地侵襲林敏俐全身,但她的淫水並沒有間斷,反而越湧越多出陰部,讓楊思琦不停反捲進口內喝下。

未曾爲女性口交的楊思琦本來也只是貪得意才舔吻林敏俐的陰部,但她漸漸地發覺自己不能自拔,愛上了這玩意,不但停不了口交,甚至雙手也開始伸向自己的下體,進入旗袍和內褲內,掏摸自己的陰唇。

不去碰由自可,楊思琦一碰自己的陰核,整個人立即像火燒一樣,她即時用火熱的臉摩擦林敏俐的聖地,一面在不斷呻吟自慰;一直在旁欣賞這位港姐淫相的我當然知道發生什幺事,因爲楊思琦在品嚐林敏俐的淫液時已經喝下了一些催淫藥,加上用自己滿是春藥的手來自慰,她哪會不性慾高漲!

不過要數最蕩的,始終是被上下攻擊的林敏俐,她的春叫已經顯示出她欲求不得,而且她的春叫也令我忍不住要加入這選美冠軍春宮圖之中。

我一邊走近林敏俐,一邊拉下褲子的拉鏈,釋放出來的陽具,已經直指著林敏俐蠢蠢欲動;林敏俐迷迷糊糊的意識中,只感到有人托著了她的下吧,一枝粗壯的鋼管,已經塞在她的口腔中;林敏俐因爲要借助嘴巴來喘氣,我的陽具在她口中,她快要窒息,舌頭不斷亂碰我的龜頭,但這樣足以令我的「弟弟」不斷成長粗大,我就向前向後擺動,棒身一邊磨著林敏俐的櫻唇和牙齒,一邊讓林敏俐有喘息的時間。

同時間我稍稍彎下身,使得我的位置既能令林敏俐爲我口交,我的手又可以捉及她的乳房;林敏俐她兩邊的乳房早已被郭羨妮舔得滿布口水,而且她的旗袍的上半截也被郭羨妮扯得破爛,下滑至腹部上,挺起的奶奶和漲突的乳頭露于空氣中,我可以隨便任摸。

郭羨妮也不介意與我分享狎玩林敏俐的樂趣,她的舌頭就在乳暈上打轉,兩手一齊托著林敏俐右邊的波波,搾壓的力量更加集中,林敏俐受到的刺激更大,但林敏俐的乳房也是一流的,不會被搾兩叁下就變形,永遠都能彈起回複美態,見此「絕世好波」我又怎會錯過,一手就往她左邊空出來的乳房抓住,我一手的力量也不會輪給郭羨妮兩只手的力量,更何況我五指山波浪式的愛撫方法,林敏俐感到左邊的興奮比右邊大,也漸漸享受爲我口交的趣味。
靠發洩的郭羨妮也只能抑制性慾,始終不能解決性慾,郭羨妮惟有捉住林敏俐的手,伸入旗袍內,要林敏俐她爲她手淫,林敏俐只懂得享受上中下叁處的快感,不知就裏,任由郭羨妮擺布。

「啊啊啊……好啊……啊啊啊啊……美死我啦……」郭羨妮的淫慾終于暫時得到釋放,郭羨妮的手捉住林敏俐的手指一同挑逗她敏感的陰核,林敏俐就挑逗陰核,要林敏俐挖她早已濕了的陰道,林敏俐就去挖;二人的手指玩弄著同一個淫穴,郭羨妮十分爽,更加快舔弄林敏俐乳頭的速度,像是要調高摩打的轉動速度一樣,務求林敏俐爲她手淫得更快,得到的快感越大。

這樣做連鎖地令林敏俐的口交的速度也加快,她舌頭突如其來的變速,令我亢奮不已,我也順著林敏俐小嘴的頻率擺腰,而林敏俐也攀上了第一次高潮,我倆最終在一瞬間也爆發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哇哇……」

我的精液射得林敏俐滿口滿面皆是,連眼角、髮端也是白色的黏液;而不知林敏俐會決堤的楊思琦,也被她迎面噴得到處都是銀白色的水珠,特別是頭髮,楊思琦她像是剛剛洗完髮一樣全濕了。

林敏俐「咕噜咕噜」的吞下我直接射在她口中的精液後,還伸盡舌頭把口角上這種白色液體舔下,而郭羨妮立即在林敏俐面上舔,也來分一份,務求要把林敏俐臉上的精液全吃掉,甚至舔食了林敏俐面上的還未夠喉,捉住林敏俐的頭,要她扭過來,二女嘴貼嘴,郭羨妮把舌頭伸入林敏俐她的口腔中,挑出林敏俐口內的補品進自己口中。

林敏俐當然也不會讓自己蝕底,用手推著郭羨妮,又用舌頭反挑郭羨妮她的口腔搶奪本來快可以吞下肚的精液,結果二女互相「舌戰」,我看著兩美在爭著品嚐補品,非常快慰,隨即向第叁位美女下手